<rt id="1btvk"></rt>

            甘肅隴派人力資源服務有限公司歡迎您!
            您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原創社區
            游子吟
            來源:  作者:  時間:2018-09-27

            律師事務所執業律師

            作者:孫仁權

            職位:甘肅隴原境外就業中心法律顧問;

            甘肅隴派人力資源服務有限公司法律顧問

            鄉親們說:故土難離。在我弱冠之年,遠方傳來一個聲音,清晰而又模糊,屢屢在呼喚著我,讓我感到莫名的興奮,騷動不安。于是,我做著遠行的夢。在那個凍土消融的春季里,我離開故土,擁抱外面的世界。從此,我有了另外一種身份— —游子。

            歲月在時光的河床上靜靜的流淌著,吟唱著一首首歡樂或憂傷的歌,流逝了蹉跎的歲月、滄桑的人生、憂傷的往事、悲愴的情懷。靜靜的坐想:我離開故土已三十年了,在時間的侵蝕中,腦際中漸漸滋生了一種名為鄉愁的東西。

            在離開故鄉的這些年中,長長的夢,驛動的心,縈繞著我的思鄉,在離愁中派生出無奈,幽幽的眼神無法將孤寂穿透,便在燈下漫筆,寫下一篇篇叫散文的東西,以無聲的語言,記載著離愁,訴說著自己的家國情懷,奉獻給我的靈魂。雖這些酸性物質總難擺脫空虛與蒼白,但也是我的歌。

            在離開故鄉的這些年中,心苑的紫藤常常迫不及待的酣飲著青春的甘霖,擦出夢想的火花,然是非成敗轉頭空,青春的激流瞬間成冰,在幽冷的海嶺里漂移,成為一個悲傷的哥薩克和哈姆雷特,去日苦多,尤斯難忘!

            在離開故鄉的這些年中,每當地平線吞沒了夕陽的余輝時,我總喜歡面對著故鄉的方向,訴說我的鄉愁,此時,綿長而又清婉的鄉曲在我心頭響起,我知道我又思鄉了,每當萬籟俱寂的時候,那些留在故鄉的夢,如潮水般向我涌來,經久不息,我只能在夢里呼喚親友、撫摸故土了!

            我如是說:鄉愁是我在異鄉,故鄉在遠方,鄉愁是母親盼我回來的眼眸,父親在我歸去時的嘆息,鄉愁是故鄉的一把黃土、冬夜里的一盤熱炕、落日下的晚霞、流淌的小溪、裊裊的炊煙......

            我如是說:故鄉是一本厚重的書,塵封著我的記憶,我時常會在城市沉睡的子夜里虔誠的、默默地翻起她、閱讀她,從每一頁的字里行間咀嚼著深重的鄉愁......

            故鄉的歌是一支清遠的笛,總在有月亮的晚上響起,故鄉的面貌卻是一種模糊地惆悵,仿佛是霧里的的揮手別離,別離后,鄉愁是一棵沒有年輪的樹,永不老去。

            上一篇:返回列表
            下一篇:少年獨白
            棋牌游戏赚钱